小說天下網
背景:
瀏覽字體:[ ]
字體:
行間距:
雙擊滾屏:
自動翻頁
關閉邊欄

第一卷 -- 第四十一章 一世朋友 終生兄弟

類別:東方玄幻 作者:冷風 書名:萬古狂神 更新時間:2014-09-13 14:24:06 本章字數:3686

第二天一早,在天逆決和青龍血脈強大的雙重力量之下,離落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,已經與往常沒什么區別,身著黑色長衫,與一襲白衣的墨秦并肩站在掌控“錯亂迷蹤路”的石屋前面,靜靜地等待。

錯亂迷蹤路,不需要鎖元環,不需要沉鐵背心兒,一旦上去,元力直接被徹底壓制,而重力更是倍增,人會不自覺地被無形的重力向下擠壓,比穿著沉鐵背心兒,要慘烈得多,當然四周胡亂推搡的搗亂的力依舊存在。

沒有過去多久,“錯亂迷蹤路”終于出現。

離落站在“錯亂迷蹤路”上,單調的行走,毫無新意,沒有風景,雖然看似平坦的路面上,不間斷地,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候,會有一個小小的插曲,然而,這個插曲就是倒霉的開始,不是向前跌倒,就是向后躺下,或者像是喝醉酒一樣,身體在里面不斷地亂晃,甚至,正向前走路之時,就會突然撞擊在一道氣墻之上。

對于一個被封印了元力的武者來說,這種摔倒、撞擊,無疑是對身體的一種折磨。

正在向前行走的離落,又一次差一點摔倒在地,閃電一樣的速度,破天刀陡然出鞘,拄在地上,撐起自己的整個身體,緩緩站起身子,剛要將破天刀入鞘,腦海里靈光一閃,掃了手中的破天刀一眼,默默地想道:“若是我在這樣的環境中,將拔刀的速度修煉到極致,那么在外面任何情況下,我的拔刀速度究竟會達到何種地步?”

破天刀陡然入鞘,繼續向前行走。

陷阱依舊不斷,離落的身子隨時會可能向任何一個方向倒去,離落的第一反應就是拔刀,以刀來支撐自己的身體,不同的倒地方向,會要求離落在瞬間做出判斷,以任何狀態下的姿勢拔刀,然后以各種刁鉆的出刀方向,將破天刀最快地插到支持點,來支撐自己的身體不倒下去。

雖然離落不斷地用破天刀拄地,去平衡自己的身體,可無論他怎樣快,總有些時候是照顧不到的,不時地摔倒在地,在地上滾動,甚至有些時候像皮球一樣在顛倒神魂墻里飛上飛下,亂撞一通。

伴隨著時間的推移,離落全身上下的衣服徹底碎成了條狀,破天刀出鞘的速度卻是比以往快了那么一點點,竟然沒有受到體力消耗的影響,這也是離落對自己的要求,無論什么情況下,一個人的出招的速度將決定一切。

墨秦站在“錯亂迷蹤路”的環形中間,看著不斷拔刀的離落,默默地想道:“若是我也在這種環境下訓練拔劍的速度,或許會更快吧!”

時光荏苒,歲月匆匆,對于武者來說,修煉的時間過的總是很快,眨眼之間,離落已經在這個山谷之中,呆了整整兩個月時間,他的修煉很簡單,白天在錯亂迷蹤路上一邊鍛煉自己的體質,挖掘青龍血脈的潛力,一邊修煉拔刀術。晚上,修煉天逆決和一念破天同時進行。

伴隨著時間的推移,離落本身的元力不斷地增長,已經到了水之境的第四重巔峰,隨時有可能突破到水之境第五重,也就是其他人的混元二重境。

兩個月時間的相處,與墨秦也相當的熟悉默契,也從墨秦那里學到許多他以前不敢想象的東西,現在的他無論是見識還是目光都比以前在陽城離家之時,豐富多了。

兩個月的時間,他知道,這個山谷叫云之界,是當年他的先祖離行云親手布置的一切,他進谷那天看到的不知名的藥草,并非凡間之物,而是當年離行云從仙界直接帶回培育而成的,那些飄在溪水之上的“雪蓮”其實并不是雪蓮,只是比較相像而已,那是一種叫做水冰雪的植物,與雪蓮的功能一樣,但是比雪蓮的功能卻是要強大太多。

他也知道,當年離行云有五大弟子,分別是大弟子李牧之,二弟子司馬未央,三弟子慕容希夷,四弟子韓蘇塵,五弟子雨青衣。

墨秦的師父就是離行云最小的弟子雨青衣的弟子,當年他兒時,偶然得到離行云的無殤劍,機緣巧合,得到了離行云的曠古絕學無殤劍法,天降異象,不久之后,他生活的小村子,被一群黑衣人滅殺干凈,關鍵時刻,他被突然出現的天劍門大長老呂金平所救。

后來,慢慢發現了呂金平對他的圖謀,竟然是他所學的無殤劍法,因為太小,只好裝作不知,在危險之中長到十六歲,然后借口要到南華山脈歷練,逃脫天劍門,最后在逃避呂金平派遣之人跟蹤之時,誤落云之界出口的那個山谷,被自己的師父所救。

斜靠在云之界最中間亭子的柱子上,撥弄著手指上墨秦送與他的納戒,納戒名為戰天,是當年他先祖離行云親手所煉的十枚戒指之一,也可以打開云之界,這枚戒指的容量之大,已經超越了離落以前所知道的最大容量的納戒,若那些納戒是一方水潭,那這枚納戒就是汪洋大海。

離落在這枚名為“戰天”的納戒上輕輕一彈,納戒竟然立刻消失在了他的指頭上,這就是“戰天”的另一種功能,可以隱藏在自己的體內,對于一些低級武者來說,這是一個極好的作用,畢竟這世間,殺人奪寶,每天每時每刻都在發生。

一襲白衣的墨秦緩緩走到離落的面前,看潭水中間的漩渦,問道:“準備離開了?”

“用刀的武者,境界的突破,需要不斷地戰斗,我已經感覺到了瓶頸,必須離開,再說錯亂迷蹤路對我的體質鍛煉已經到了我目前境界的極致!”離落彈了一下食指,背部微微用力,站直身體,雙手抱胸,與墨秦并肩而站,遙望著遠處斜坡林下,那些自由自在地動物。

“兩個月前,我就離開這里的,沒想到陰差陽錯,遇見了你,又在這里耽擱了兩個月,既然你走,我也要離開了,游歷大陸,增長見聞,尋找師祖的傳人。”墨秦雙手緊握著亭子的欄桿,屈指微彈,一道劍氣射入眼前的潭水之中,發出“啵”的一聲。

“你已經是地始境了?”劍罡化氣,地始境之上的標志,離落憑借自己的靈識,感覺得到墨秦比自己的實力要高許多,但實在是沒有想過,會高出這么多,畢竟墨秦比自己大不了幾歲。

“拔苗助長,當年師父用他將要散去的元神力量幫我提升了力量,也幫我凈化了一次元神,但是心境明顯跟不上力量的成長,所以我要游歷大陸,讓我的元神、心境和力量得到磨合。”墨秦慢慢地說著,眼圈有點發紅,又想起了陪伴自己數年的師父。

“提升實力,等我們到了那個境界,再問當年情仇!”離落抿著嘴,重重地拍了拍墨秦的肩膀,然后就朝著谷口的方向走去。

墨秦是他離家之祖的徒孫,雖然他們是各交各的,但是這種凝結在一起的關系,是鐵定不會改變,或許,將來他們面對的苦難,要一起面對,一起犧牲。

墨秦望著離落的背影,長嘆了一口氣,隨后跟在他的身后,走向谷口,兩人并沒有什么多余的話,只是默默地走著,男人之間是不需要那么廢話的,他們都用做的。

“無論當年發生了什么,我都會踏著先輩們的腳印,再次上路,直面一切!”片刻之后,兩人便站在了云之界的出口處,離落回首望了望這片奇異的山谷,他的先祖親手所設立的各種陣法和結界,心里默默地發誓。

無殤劍閃電般出鞘,如一跳迷你般的黑龍,飛舞著從谷口穿了過去,墨秦雙手結印,快速地打向云之界虛空中的四個方向,“嗖”的一聲,無殤劍又重新回到墨秦的背上,前方的迷障分開,露出一條通道,通道中間,一座灰色的古樸長橋,橋身向兩邊緩緩延伸,慢慢來到離落和墨秦的眼前。

墨秦率先走上灰色長橋,見離落隨后也跟上了,隨后打出兩道金光,融入長橋,橋身整體開始向前移動,在迷霧之中穿行,短暫的前行之后,整個橋身開始慢慢地縮短,直至縮短到只有一丈多長,已經到了那天離落和墨秦進入山谷之時的懸崖邊緣。

“進入和出去是兩種光橋嗎?”離落和墨秦并肩走下,身后的灰色長橋竟然迅速地向下沉去,離落轉身望著將要消失不見的長橋,心中有些疑惑,遂向墨秦問道。

墨秦笑著給他解釋道:“這深淵之下,鎮壓著無數兇獸,這些兇獸當年是因為某些原因而變得神智不清,當年師祖所立云之界進出的兩座橋,其實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他們而設,進入之時那做光橋,是為了將云之界中陣法所吸收的善良意念傳送下去,洗滌他們的神智,而出來時的灰色長橋,是將這些兇獸散發出的殘暴意念給吸收出來,直接抹殺!”

“既然他們是兇獸,為什么不直接抹去呢?”離落望了深淵之下一眼,感受到下面不時地涌出一陣兇猛的煞氣,微微皺了皺眉。

“同樣的問題嗎,我也問過師父,師父說‘它們神智不清,雖不是華夏所為,卻是因華夏而致’,所以當年師祖才設立了這樣的陣法。”墨秦隨著離落的目光,向深淵之下望去,微微嘆了一口氣,在那個時代,華夏一族究竟發生了什么驚天巨變。

兩人相對無言,心里還是有些沉重,不知道那個時代,華夏一族究竟經歷多少苦難,他們的先輩又是如何苦苦熬過去的,畢竟他們面臨的是更高位面的仙人。

離落和墨秦默默地走著,不知走了多久,又回到了鬼啼峽的下面,望著鬼啼峽兩邊高聳的崖壁,想起當初的追殺和攔截,冥冥之中似乎有些東西在牽引著他們相遇。

“又到了這里,這一次,各奔東西!”兩人鬼啼峽靠近南華山脈的峽谷口,離落仰頭望著兩邊有些熟悉的山崖,握了握拳頭。

“出了這里,才離開南華山脈,你還不準備離開?”墨秦回首望著離落曾經初遇時,還稍顯稚嫩的臉頰,現在卻是棱角分明,十分剛毅!

“這里或許才是最好的歷練場所!我還要去云道宗一趟,這一耽擱,已經兩個月了。”離落望著四周已經幾乎全部凋零,只剩不多的殘葉的參天古樹,又想起了那天與林云他們的約定。

“那我們就此別過,大陸上再見,或者偶然間,我們碰巧全部回到了云之界!兄弟,保重!”分別的時刻,墨秦有一絲惆悵,大陸這么大,再見時,或許已經是不知多少年以后了。

“一世朋友,終生兄弟!”離落緊握著右拳,伸到墨秦身前。

“一世朋友,終生兄弟!”

兩只拳頭,重重地碰在了一起,鬼啼峽前,兩個身材頎長挺拔的身影,相對而立,一黑一白!

一世朋友,終生兄弟!

(快捷鍵:←)上一頁   回書目(快捷鍵:Enter)  下一頁(快捷鍵:→)
看過《萬古狂神》的人還看過

關于小說天下網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

Copyright 2008 xstxw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小說天下網 做最優秀的小說天下網小說閱讀網站。

电子游艺常见账户信息注册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