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天下網
背景:
瀏覽字體:[ ]
字體:
行間距:
雙擊滾屏:
自動翻頁
關閉邊欄

第四卷 力量崛起 -- 第90章 談判

類別:現實百態 作者:六道 書名:叛逆的征途 更新時間:2015-05-14 00:11:25 本章字數:4147

“小兄弟,你聽我解釋,你得聽我解釋啊……”魏信聰急了,匆忙繞過辦公桌,由于太過慌亂,以至于他的胯骨都被桌角刮了一下,他向前一踉蹌,險些沒跌倒在地上。

他心里很清楚,這些照片足夠在稽核里立案的,一旦立案,稽核就會成立專案小組對自己進行詳查,以稽核的能耐,把自己的祖宗八輩都能翻出來,何況自己做過的那些并不算隱秘的勾當。

他踉踉蹌蹌地穩住身形,急匆匆地追到夏文杰背后,一把把他的袖子拉住,顫聲說道:“小兄弟,事情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樣,我必須得聽我的解釋啊……”

“解釋什么?解釋你和線人為什么要摟摟抱抱、為什么要卿卿我我,又為什么要共處一室直至深更半夜才離開?局長先生,你是把我當三歲孩子了吧。”

夏文杰站定,不過沒有轉身,也沒有回頭,似笑非笑地說道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”

“放手。”

“小兄弟……”

“我讓你放手。”夏文杰側回頭,目光仿佛刀子般劃過魏信聰的臉龐,幽幽說道:“別太失你的身份。”

不知道是因為他的話,還是因為他凌厲的目光,魏信聰條件反射性地松開夏文杰的袖子,呆呆地看著他。

見了放開手,夏文杰的嘴角才微微揚起,說道:“我會再給你打電話的,今天,就這樣。”說完話,他抬手指了指魏信聰,而后再未多說一句話,走出局長辦公室。

呆站在辦公室里的魏信聰傻眼了,看著辦公室的房門,他久久回不過神來。

要說玩心理戰,夏文杰很是有一套。他這次來見魏信聰,只有兩個目的,一是向魏信聰表明自己稽核的身份,二是給他看看自己所掌握的證據。

他并沒有說他想要什么,目的為何,又要做什么,但恰恰是這樣才最令人感覺恐懼。

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,又想把你怎么樣,也就無從猜測他的心意,摸不透他的心思。

未知的,永遠都是最可怕的。可想而知,在接下來的幾天,魏信聰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和煎熬會有多大了。

周末,一大早,夏楓給夏文杰打來電話,要他去她家里做飯,而且還沒忘旁敲側擊地提醒他,這是他在訓練營時親口做出的承諾。

夏文杰在心里推算了一下時間,說道:“我下午過去吧。”

“為什么要下午?”

“上午我有些事情需要處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私事。”

“哼,不想說就算了,可你別忘了我是做什么的,我要想去查的事,可沒有查不出來的。”

夏文杰聽得頭大,苦笑道:“只是處理一件小事而已,楓姐,這還不至于動用到安全局吧。”

“哼!下午三點之前,我要是看不到你在我家廚房里出現,你就給我小心了。”

“明白了,三點,我會準時出現。”

掛斷電話后,夏文杰嘆了口氣,看著手機琢磨片刻,先給吳忠勝打去電話,和吳忠勝約定,上午十點,在萬達酒店茶餐廳見面。吳忠勝沒有意見,當即應允下來,不見不散。

而后,夏文杰又給魏信聰打去電話。

上午八點多,他離開學校,去往兄弟酒吧。此時,不僅沈沖在,阿木格也在,看到夏文杰來了,二人一同迎上前去,異口同聲地問道:“杰哥,現在就走嗎?”

夏文杰點點頭,說道:“阿沖跟我去就可以了,阿木格留下來看家吧。”

“不是吧,杰哥,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去呢……”

不等他說完,夏文杰的目光落在他的臉上,含笑問道:“你有異議?”

阿木格見他笑非善笑,打個冷戰,急忙搖頭說道:“沒有、沒有,我沒有異議。”

夏文杰收回目光,轉而拍拍沈沖的肩膀,提醒道:“我和吳忠勝約好在萬達酒店碰面,到了之后,你什么話都不用說,坐在一旁看著就行了。”

“是!杰哥。”沈沖直到現在還不清楚他具體要怎么做,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反正他已把自己的這條命交到夏文杰的手上。

夏文杰帶著沈沖離開酒吧,坐車去往萬達酒店。萬達酒店在市中心,距離警校這邊挺遠,當他倆抵達酒店的時候,已接近上午十點。

這個時間點并不是飯口,當不當、正不正的,若在平日,茶餐廳里不會有多少的客人,而今天卻是一反常態,里面幾乎座無虛席,找不到幾張閑置的空桌。

在茶餐廳最中央的桌旁,坐著一名四十出頭的中年人,身材魁梧,膀大腰圓,典型的東北大漢。

這人側著身子,斜坐在椅子上,翹著二郎腿,一手端著咖啡,一手拿著報紙,正神態悠閑地邊喝邊看。

當夏文杰和沈沖進來時,現場一片安靜,間隔了那么兩三秒中,就聽嘩啦啦的桌椅移位之聲不絕于耳,幾乎整個茶餐廳里的客人在同一時間都站起身形,有的把手摸入懷中,有的則把手背向后腰,一個個無不是對夏文杰和沈沖二人怒目而視。

這哪里還是茶餐廳,簡直就是充滿肅殺之氣的戰場。

那名中年人倒是坐在椅子上很從容,沒有動,連眼皮都沒撩起一下,目光仍是落在報紙上,仍是在不緊不慢地喝著咖啡。

面對周圍這么多充滿敵意的大漢,就連一向以勇猛好斗著稱的沈沖也被嚇了一跳,整個心瞬間提到嗓子眼。

他偷眼瞧瞧身邊的夏文杰,后者好像根本沒看到周圍那些殺氣騰騰的大漢們,臉上帶著柔和笑容,即和善,又無害,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只誤走進狼窩還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小白兔。

夏文杰環視一周,透過人群縫隙,看到坐在茶餐廳最中心的那個中年人,而后征詢地看向沈沖。

見后者向他點了頭后,夏文杰臉上的笑容更濃,對左右兩旁的大漢們完全視而不見,樂呵呵地走了過去。

當他走過一處空座的時候,他回頭向沈沖指了指,示意他就坐在這里,然后,他一個人來到那名中年人近前,含笑問道:“請問,是吳先生吧?”

“看今天報紙了嗎?昨天晚上有一人在自家的小區里,剛出樓道就被人槍殺了,現在的世道可真不太平啊。”說話之間,中年人將報紙扔在餐桌上,抬起頭來,看向夏文杰,稍微愣了愣,問道:“你就是夏文杰?”

“如假包換。”

“你比我想像中要年輕。”

“我現在還在上學,吳先生是前輩,以后,也要請吳先生多關照。”

“哦……”中年人怔了怔,接著仿佛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,仰面大笑起來,似乎笑得肚子都疼,他邊捂著肚子邊向周圍的大漢們笑道:“他竟然要我以后多關照他,哈哈。”

周圍的大漢們也都跟著哄笑起來。

可突然之間,中年人的笑聲止住,臉色陰冷下來,冷冷凝視著夏文杰,說道:“現在你是天道社的老大?”

“吳先生這么認為,似乎也沒有錯。”

“行了,我不管你們天道社的老大到底是誰,我今天來到這里,就是來向你們要個交代的。”

“我今天也正是來給吳先生交代的。”

“看出來,把人都帶來了嘛。”吳忠勝目光一轉,看向坐在不遠處的沈沖,隨后,他向夏文杰點點頭,說道:“小子,你還不錯,挺上道的,既然把人都帶來了,那我也就不客氣了。”

稍頓,他側頭喝道:“虎子,動手!下手準一點,別砍偏了,咱們忠義會可是講誠信的,說要他兩只手,就要他兩只手,多一點咱都不要。”

“放心吧,老大。”隨著粗聲粗氣的話音,一名大漢從人群里走出來,邊向沈沖而去,邊從后腰抽出一把精鋼砍刀,一面是刀鋒,一面是鋸齒,整個刀身又長又厚,閃爍著刺眼的寒光。

沈沖見狀,下意識地要站起身形,可突然之間,在他周圍的大漢們一擁而上,將他狠狠按在餐桌上,還有人拉住他兩只胳膊,將他的雙手死死摁在桌案上。

那名叫虎子的大漢走到他近前,還用鋼刀在他手腕處比量了比量,冷笑一聲,側頭道:“金蒙呢?讓他過來看看,老大是怎么幫你辦事的。”

“來……來了……”一名身材瘦小、模樣猥瑣的漢子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,他先是又怕又恨地看眼沈沖,而后對虎子滿臉堆笑,連連點頭說道:“謝謝虎哥,謝謝虎哥……”

“謝我干什么,要謝得謝老大。”

“謝謝老大,謝謝老大。”猥瑣漢子沖著吳忠勝連連哈腰。后者含笑點點頭,目光都懶著在他身上多停留一秒鐘,別看是自己幫派的弟兄,但像金蒙這樣的人他也頂看不上眼。

他對夏文杰說道:“你們天道社的地盤太偏遠,也就因為那樣,才讓蒙古蠻子鉆了空子,如果他們以為東北人好欺負,嘿,那他們最后恐怕連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實話告訴你,你做天道社的老大,我能接受,因為你是東北人,咱們什么事情都可以坐下來好商量,如果還是讓蒙古人做老大,就算沒有這次的事,我也和你們天道社沒完。”

“呵呵。”夏文杰笑了,說道:“謝謝,吳先生,我謝謝你這么看重我。”

吳忠勝深吸口氣,大聲喝道:“虎子,趕快辦事,辦完事我們要走了。”

外號虎子的大漢點點頭,他舔了舔嘴唇,看準沈沖的手腕,舉刀便要砍。

這時,夏文杰突然說道:“等一下。”

虎子把舉到半空中的刀放了下來,回頭不解地看著他。夏文杰對吳忠勝說道:“吳先生,我這次帶著兄弟過來,并不是要他賠上兩只手的。”

吳忠勝揚起眉毛,皮笑肉不笑地問道:“哦?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夏文杰聳聳肩,柔聲說道:“我覺得但凡是用錢可以解決的問題,還是不要見血光的好。”

“這么說來,你是想賠錢嘍?”

“沒錯。”

吳忠勝身子向后一靠,環抱著雙臂,笑道:“說說吧,你打算賠多少錢?”

夏文杰揉著下巴,沉吟片刻,接著,把手伸入口袋中,慢條斯理地掏出錢夾,打開后,他想了想,從里面抽出一張百元的鈔票,放在桌子上,接著,向前一推,放到吳忠勝的面前。

見狀,別說吳忠勝愣住,周圍眾人也都愣住了,包括沈沖在內。

“夏文杰,你這是什么意思啊?給我說明白點。”吳忠勝看著面前的這張百元鈔票,語氣陰冷下來。

“這就是我對貴幫兄弟的賠償。”夏文杰心平氣和地說道。

聽聞這話,在場大漢們的眼睛都瞪圓了,眉毛也都立起來,看著夏文杰的眼神幾乎要噴出火光,恨不得立刻就沖過去把他碎尸萬段似的。

就連沈沖都在暗暗咧嘴,心里嘀咕道:杰哥,你是在存心調戲吳忠勝啊,得,這回別說自己的手徹底保不住了,恐怕連你也別想再活著走出去了。

他都琢磨不明白夏文杰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,拿張一百塊錢就當作賠償了,這都不能算打臉了,簡直就是當著人家的面向人臉上吐口水,還能有比這更羞臊人的嗎?

果然。吳忠勝的臉由紅變白,又由白轉青,陰沉得嚇人。他緩緩拿起桌上的那張百元鈔票,一字一頓地說道:“一、百、塊、錢。”這四個字,他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。

夏文杰仍是滿臉的和善,從容的淡笑,他點點頭,正色說道:“貴幫的這位兄弟,在我眼中他就只值這個價錢。”即便用一百塊錢買他的一只手我還嫌多呢!他在心里嘟囔一聲。

“我操你媽的。”周圍的大漢們再忍不住,一個個氣得拍案而起,嘩啦一聲紛紛響夏文杰圍攏過去。

見他們要對夏文杰動手,原本被按在桌子上的沈沖猛然怒吼一聲,使出渾身的力氣晃動身軀,按住他的三、四名大漢竟然被他一并震開,旁邊的虎子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,沈沖已健步沖到他近前,一手扣住他持刀的手腕,另只手掄圓了拳頭,狠狠向前擊了出去。

他這一拳正打在虎子的下巴上,將后者打得嗷的怪叫出聲,踉蹌而退,沈沖順勢奪過他的手中的鋼刀,向上一抬,環指四周的眾人,怒吼道:“我操你們媽的,誰敢動我老大。”

(快捷鍵:←)上一頁   回書目(快捷鍵:Enter)  下一頁(快捷鍵:→)
看過《叛逆的征途》的人還看過

關于小說天下網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

Copyright 2008 xstxw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小說天下網 做最優秀的小說天下網小說閱讀網站。

电子游艺常见账户信息注册方法